扬尘的紫纱巾

日期:2019-06-16编辑作者:两性话题

大学毕业以后,根据国家分配以及自己申请,我来到了北京一家国家级研究所工作,开始了自己新的人生旅途。

素素毕业的时候,我去观看了演出。令我印像最深的,是素素的个人才艺表演。那天,素素身着维族传统服装,跳了一段维族舞蹈《少女的喜悦》,不仅展示了素素姣好的身姿,也展示了素素的功底,真的就是我心目中崇拜的天使!况且,她,素素,就在我身边!

参加工作后不久,我就随老板去兰州采样。那是一个秋季,国庆节之前,而回京的那天,竟然下起小雪,好在列车上不是很冷。还有一个没想到的,就是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国庆节,居然是在从兰州到北京的列车上。我们所在的车箱,被列车员打扫得干干净净,还不时送来茶水和报纸。国庆节那天中午,列车员与我们大家一起唱国歌,气氛很活跃。

演出结束后,全校师生一起聚餐,素素说要陪我一起去外面吃,学校的食堂都吃腻了。素素说还是很想念家乡的,然后我和素素来到一家拉面馆,吃兰州拉面。

第二天上午,列车到达太原站。停车后,我从车窗看见列车员在用一个很长的刷子在洗车箱外面。漂亮的列车员一身制服,挺精神的,但那个动作非常不专业,的确是“花拳绣腿”般的模样,与昨天唱歌时的表现相差太远,很难让人相信这位就是我们车箱的列车员。

“是不是领导或老师对你不好?”我感觉素素有些不开心。

下车后,我主动上前问:“列车员,我可以帮你吗?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不行。这是我的职责。”列车员用手抬了一下大盖帽,露出清秀的眉目。

“那是毕业演出的分数不高?”

“你刚才不是说大家要共建文明车箱吗?互相帮助嘛!”

“也不是。”

“那,好吧。”列车员犹豫了一下,把长刷子递给我。当我看到她纤细的手腕时,内心充满怜香惜玉之情。

“到底怎么啦?”

这绝对是体力活,但也是需要技巧的。我们实验室的大玻璃窗,都是我自己洗的,当然要有经验。再说,男生的体力肯定比女生强啊。

“我被西影厂录用了。”

列车启动后不久,列车员来到我的位子旁坐下。周围的同事们都很高兴,以为又要唱歌了。

“西影厂?是西安电影制片厂?”

“谢谢你啊。”列车员摘下了大盖帽,一头飘逸的头发散落下来,“你叫什么?”我看看周围的同事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叫杉。你呢?”

“嗯。”

“素素。”

“为什么不能留在北京?北京电影制片厂啊!”

“每到一个车站都要洗车箱吗?”

“我又没有关系,找不到熟人啊!”

“不是啦,前面到达石家庄,按照规定是要洗一次的。”

“那你爸爸那边呢?”

“哦。体力活啊!就是想不到你也要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
“都找过了。我妈原来在乌鲁木齐的关系也都用上了。”

“也不是啊,我是来体验生活的。”

“我,我来试试吧!我在北京也认识几个哥们。”

“体验生活?”

后来,素素和我都做了很多努力,最终,素素还是去了西影厂。我们离开北京的那天是暴雨,天都哭了。电影学院派了专车,素素很多好朋友也来送我们。

原来,素素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的学生,当时是大专学制。因为明年毕业,要演出一部反映列车员生活的舞台剧,而且,素素家在兰州,通过她父亲才找到这个实习位子的。

送素素到西安安顿好之后,我和素素在车站紧紧拥别,彼此感觉到对方的心跳。素素娇小的身躯,在我的怀里显得柔嫩轻盈,似乎觉得我可以用一只手将素素举起,但双手却不想松开。

告别之前,我们和素素相互留下了通讯地址。回京之后,我和素素联系就比较多了。也说不上谁主动,那个时候,人们还是很朴实的,心里从来没有考虑什么家庭背景啊、家里有没有房子啊等等。只要两个人觉得谈得来,那就可以见面。而且,大家见面就是见面,除了交谈,也没有什么其它的“举动”。除了第一次见面时,我送给素素一条在西单商场买的紫色纱巾。

“我教你的那句话,还记得吗?”

说起买纱巾,也有一个故事。那个周末上午,我到了西单商场女宾部,第一眼就看中了一条紫色纱巾,这是一种高贵、优雅、唯美的元素。秋冬季节,纱巾是最好的礼品了,何况当时风沙时常有。可这一款纱巾有两种大小型号,我一时拿不准。营业员问我女朋友的身材,我看了看四周,发现与前面不认识的一位女生比较相近。谁知营业员就让那位女生帮我试戴,果然好看。而那位女生也看中了,就这样一下子卖出两条。

“记得啊,是维语‘我爱你’:曼色姿尼,亚克西扩热了曼。对吧?”

第一次约会的那天,是在五道口影院门前(素素有些担心让同学们看见,不想在学校附近);而且,这次约会不是电话,而是写信。那个时候,没有网络,也没有手机。

“哎呀!什么‘姿色’、‘热扩散’的,这么难听!”

“哪有第一次见面就送礼物的?”素素小嘴一翘,露出调皮的样子。

“你说的我只能用汉字啊。”

“可我们也不是第一次啊!”

素素拿出圆珠笔,在我手心写下:man sezini yahexi kuoyuel man。

“不过,我很喜欢。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紫色的?”

“就这样记。如果下次再说错,小心罚你!”

“一种感觉吧。”

“记住了!我的天山格格!”

“嗯。谢谢你。”随后把纱巾围上了,与素素一身米色的风衣十分协调,更加突出了素素洁白的肌肤和迷人的娇颜。那是心心相印的结晶!

在后来的岁月里,我与素素鸿雁传书,表达相思之情。当时发行过一套《红楼梦·金陵十二钗》的邮票,一套12枚。我一次就买了50套,每次写信就贴一张。因为我属马,素素买的邮票是徐悲鸿的《奔马》。所以,我每次到信箱拿信件,只要看见“马”,就知道是素素的来信了。

当时北京电影学院在海淀区西土城路,我们研究所在学院路,走路过去也不到20分钟。80年代的时候,那一带的餐馆不是很多,我去北影玩的时候,就在北影的食堂吃;她来研究所玩,也就在研究所食堂吃。因为大家都住各自的单身宿舍,在宿舍呆太长时间,其他人会有意见的,除非是周日,大家都出去了。

素素通过电影学院的老师和同学们的关系,一直在找机会,看有没有可能再回北京。我也一直在打听西安附近的工作单位,看有没有可能去西安工作。总之,两人分开不是长远之计。

素素和我经常骑单车逛街。那时,单身就流行骑单车,出租车似乎不是很多,而公交车和地铁又太挤,很多地方地铁也没有站点,还是骑单车方便、舒适,也十分自由,看见什么地方有好吃的好看的,就立马下车。我们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颐和园昆明湖、北大的未名湖,还有圆明园遗址。那些五彩缤纷的秋叶,给我们的业余生活增添了色彩;我们对美好未来的憧憬,就如这湖水一样清澈明亮!

秋季来临。素素说她可能有1个月不能写信了,因为摄制组要去西北部拍摄一部电影《大漠封杀令》。她虽不是主角,但也是很重要的一个角色,可能对她今后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。素素临走之前,从西安给我打了长途电话。

大雪纷飞的时候,我约素素一起到北大校园堆雪人。

“嗨,我好激动啊!”

“杉,我很想感受一下在这样的高等学府里生活的感觉。”

“嗯,是第一次外拍嘛!你们吃饭怎么解决?”

“现在就是啦。”

“这个放心吧,我又不是一个人。”

“我是说上学啦。因为这里是中国最好的学校。”

“那边风沙很大的,要带甘油,还有……”

“嗯,我也想过。我一直希望有机会来这里读研究生。”

“喂!你怎么罗里八嗦的,还没老吧?”

“好啊!我们一起努力!”素素的表情是那么自然,好像真的就要发生一样。起初,我也只是说说,但看见素素这样,也觉得那就是注定的了。

“……”

春节期间,素素和我都回老家了,但都没有向家人提起自己的事情。后来我问素素为什么,素素说:“自己开心的事情就应该自己把握。到了结婚的时候,自然就会让他们知道了。”

几天后,北京刮起了风沙,遮天盖日。

“嗯,我也觉得是的。”

一天上午,我在实验室做实验,人事处刘主任突然过来找我,让我去一趟。到了人事处,一接电话,我才知道素素那边出事了。原来,摄制组遇到沙尘暴,有部分职员失去联系,已经超过24小时,素素在其中。另外,素素的父母已经到达西安,电话就是素素的父亲打过来的。我当时不知道素素的父亲是怎么弄到我的电话的,也不知道对方的情况。请假之后,我当天就上了直达西安的列车。

在我看来,素素和我之间的默契是如此合拍和自然,很多事情,尤其是对未来的安排,都是非常一致。我们想到了结婚,有我们的孩子,将来有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,买这个那个,还要让孩子学钢琴、小提琴等等。也许这就是所谓的“心有灵犀”吧。

在列车上,我拿着素素的照片,一晚没有合眼。素素怎么会失踪呢?她一定是在某个地方等我,我们有约定的。西北沙漠、天荒地老!是的,就是那里!我知道的,素素一定在那里等我!

第二年春夏时,有一次我们骑车到北大未名湖。我们坐在石舫边上,脱掉鞋子,用脚戏水。现在回忆起来,感觉那时的湖水要比现在的干净。素素突然问:“你是汉族吧?”

我到达素素的宿舍时,已经是素素失踪两天了,据说共有3人仍然失踪,其余的人员已经找到。素素的父母也在场,大家心情都十分焦急。素素的父亲说市里已经有安排,明天的沙尘暴会略有减弱,让我马上准备一下,下午随同市里派出的救援队一起去出事地点。因为年龄和车辆问题,素素的父母不能前往。

“是啊,湖北人大多数都是汉族,只是山区有一些土家族。”

素素的母亲从枕头下面拿出一封没有寄出的信,信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。

“你猜猜我呢?”

亲爱的杉:

“你?兰州吧,难道不是汉族?会不会是蒙古族?回族?”

吻你!

“都不是。我是维族。”

因为来不及打电话了,我有些事要说说,担心回来后忘记了,就先写下来。上次约好说明年春天我们一起去天山看天池,看来不行了,我们组要去呼和浩特外拍。另外就是我已经托人打听了西安交大的情况,你的工作还是很有希望的。等我回来再说!

“新疆人?怎么会到兰州呢?”

想你的 素素

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两性话题,转载请注明出处:扬尘的紫纱巾

关键词:

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享受彼此陪伴,都市男女初

如果你希望你的约会气氛融洽,并期待第二次约会的话,那么你一定要了解初次约会的几大禁忌1、性关系发生性关系...

详细>>

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毛泽东的安康机密相恋的人

吴莉莉(1911-1975),河南人,曾留学美国。“七七事变”后,回国参加抗日,和史沫特莱一起去了延安。成为史沫特...

详细>>

若爱,请深爱

若爱,请深爱。爱情是美妙的,即使带着伤痛,也依然充满着诱惑。年少时为爱而追逐、为爱欢呼雀跃、为爱海誓山...

详细>>

春熙路的宫廷火锅

境内的老家处于“烧烤旺季”的时候,华沙只怕相比较凉爽的。有三遍,在网址上阅览一则音信,说的是有“无需付...

详细>>